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发布>文献资料


问题丛生遭质疑太空舱酒店将何去何从

2017-08-04 10:08:00 来源:中国旅游报 [ ] [打印]

□本报记者王玮

体验:各不相同

据了解,太空舱酒店的兴起并非近期,早在2012年国内就有了第一家获得住宿业经营许可证的太空舱酒店落地西安。据艺龙网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在艺龙平台可售卖的太空舱酒店约有1000家,覆盖全国135个城市,主要分布在西安、深圳、郑州、长沙、太原、重庆等地,其中,10.8%的太空舱酒店在西安。

什么是太空舱酒店?记者查询了相关资料,比较普遍的答案是:太空舱酒店起源于日本,最初主要为一些无法回家的上班族所设立,其后以经济便捷、节约资源、卫生舒适等特点被许多国家延用。一家太空舱酒店大致分为睡眠区、娱乐区、洗漱区,每个区域各自独立。睡眠区内一般是上下两层的太空舱式睡眠床,也有独立的“睡眠盒子”,材质大部分是由全塑模及复合板制成,舱内有电视、梳妆台、电脑桌、无线宽带等设施。

近日,本报记者以住客的身份走访了北京宋家庄附近的一家太空舱酒店。该酒店开设在宋家庄地铁出口正对面的一栋商务楼的二层,门脸不大,通往酒店的楼梯入口也并不好找。走进酒店,前台只有一位穿着便装和拖鞋的服务人员。除了睡眠区、娱乐区、洗漱区,这家太空舱酒店还专门设置了为客人存放行李和贵重物品的区域,一位客人可以有一个柜子,柜子带锁。住宿区域都是上下两层的太空舱式睡眠床,除了男女分区外,还有商务舱和经济舱之分,服务人员告诉记者这其中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竖舱和横舱的区别。所谓商务舱就是横舱,舱门略大一些,同样的一个房间只能放下6个横舱。而经济舱就不同了,可以放下10个竖舱。不过由于价格的缘故,这家酒店的经济舱已经满员了,走进排满太空舱的屋子,记者发现房间只有一个窗户,采光并不好。所有太空舱都是无窗的,每个舱内有一个换气风扇,室内温度完全靠酒店的中央空调统一调节。因为是中午时分,并没有客人在舱内,只留下了一地胡乱摆放的拖鞋。但是一个约4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10个人,哪怕只有休息的时间在一起,也实在有点透不过气来。而且每个舱位所谓的门,就是一个帘子,私密性大打折扣。不过酒店的洗漱区域打扫的还算干净,浴室是有独立隔间的,提供24小时热水,但是洗漱高峰期需要排队等待。据了解,这家酒店已经开业三年多。一位正在娱乐区玩游戏的小伙儿告诉记者,这里的条件要比一些青年旅社要好多了,虽然服务有些跟不上,很多设备都老化了,目前舱内的电视也看不了,但至少干净卫生,公共区域也大,如果是长租,床上用品是三天一换,性价比还是挺高的。

艺龙网提供的数据显示,此类太空舱酒店的售卖人群主要集中在年轻群体,90后人群占到73%,56%是女性。由于太空舱酒店的均价大约在40—80元/间夜,价格实惠,干净卫生,符合学生群体需求,用户大多是独自出行的学生群体,另外有一小部分喜欢体验新鲜事物的用户也是太空舱酒店的消费人群,但复购率不高。

随着太空舱酒店从城市中心位置向机场、火车站等交通枢纽扩张,它们的客群也在发生变化。前不久,廖先生在广州白云机场体验了一回“睡机场”。当天廖先生由于飞机晚点到达白云机场时已经凌晨了,而第二天他又要乘坐早班机飞往其他城市。“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入住附近的酒店所花去的时间成本和住宿费用都不划算。在酒店预订平台上浏览的时候,我发现就在机场负一层的候机区域内有一家太空舱酒店,可以时租也可以按间夜来计费,就决定去试试。”在前台办理完入住的廖先生,取到一块洗浴时用的毛巾、一双拖鞋。据服务员说这都是一客一消毒的。

这家太空舱酒店的住宿区同样也是男女分区的,但不是上下铺。需要刷卡进入的卧室在廖先生看来就是一个不到6平方米的独立盒子,盒子内有一张长2米,宽不到1米的床,床底下可以放下一个厚度为1米的箱子。卧室内的卧具看上去很干净,关上门后机场的广播等基本不会打扰到他休息。另外,洗漱区域内独立的淋浴房也让奔波了一天的他舒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廖先生表示,此次的太空舱酒店体验很不错,第二天作为“睡机场”的客人,他还享受到了“快速安检通道”。据了解,这些设置在一二线城市机场的太空舱酒店吸引了一部分中青年商旅客人,他们大部分是因为航班延误、需要转机、乘坐早班机或晚班机而选择入住。

问题:不可回避

尽管高性价比的太空舱酒店被一部分特定的客群所接受。但是随着“共享床铺”被快速喊停,一个最关键性的问题摆在了公众的面前,是否每一家太空舱酒店都取得住宿业经营许可?近日,曾有媒体对北京的五六家太空舱酒店进行了走访,发现只有两家还在营业中,但墙上粘贴“经营许可证”等证件复印件的只有一家。其他家酒店关停的原因尚不明晰。据其中一家关停酒店附近的居民透露,是因安全方面存在问题被举报查封的。的确,没有获得住宿业经营许可就意味着这家酒店未经过消防、公安、卫生等部门的验收,作为一个人群聚集性场所,一旦发生安全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无论是钟点房还是过夜房,只要是以酒店模式对外营业的,就必须要接受消防、公安、卫生等部门的监管,办理注册消防许可证、特种行业许可证、卫生证、营业执照等相关证照。”已经在多个城市机场设有太空舱酒店的西安尚俭酒店管理公司联合创始人、CEO崔洪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尚俭品牌目前在国内拥有近百家酒店,所有直营店都是证照齐全的。但对于加盟店他们只能起到提醒和协助其办理相关证照的作用。崔洪波坦言,由于国内不同城市的消防和公安等部门审批政策不一样,太空舱住宿模式并没有想象中发展那么快。“所以我们在稳步拓展城市太空舱酒店的同时,加大睡眠舱在其他场景下的市场应用,而机场就是最重要的场景之一。”

事实上,设置在机场的太空舱酒店是要经过更加严格的审核和论证的。“北京首都机场的太空舱酒店项目,我们是去年年底中标的,但到今年8月才开始筹备建设,其间,消防、公安等部门一直在反复论证,甚至找来了第三方专家一同参与论证。大家就是为了在保护旅客安全的前提下,给他们带来便利。能让旅客安心入住,我们愿意配合。”崔洪波说。

据介绍,太空舱设备在财务层面的折旧摊销一般按照5—8年计算。随着第一批太空舱酒店的运营进入5年期,“设备老旧、体验没有前几年好”成为了近段时间太空舱酒店又一槽点。

“我们有最长经营了五年的酒店,设备主体目前没有问题,只是阅读灯和换风扇等配件1—2年就需要适当更新。公司有售后服务部门,每周都会电话或在线联系设备使用门店询问设备情况,部分门店也有售后人员进行巡检。”崔洪波介绍,不仅如此,在运营过程中,他们也没有停止探索,不少酒店不等设备完全老旧就已经直接换成了2.0版本。“2.0版本不是1.0的升级,而是更新换代。我们不仅对公共区域的布局做了一些调整,也将睡眠舱本身进行了更换,使其更加智能化,降噪功能也有所加强。同时增添了客人经常使用到的自助投币洗衣机、干衣机,甚至是沙发等。总的来说,2.0版本更加规范化了。”

从上文中客人的体验不难看出,同样都是太空舱酒店,由于所处的区域不同、客群不同、品牌不同,软硬件的质量就不一样。加之目前对此类的住宿形态没有统一标准,所以客人选择预订此类住宿只能靠网络点评和口口相传来碰运气。而服务质量低下也成为他们经常抱怨的内容。

谈及“服务”,崔洪波坦言,由于太空舱酒店属于有限服务酒店,人员配置上相比精简。以机场的项目为例,他们实行的是24小时、三班倒或二班倒制。服务人员包括店长、店助、前台接待人员、保洁人员以及安保人员。“有的机场统一安排安保人员,我们就与机场共用。但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是统一着装,并按照酒店的规范进行考核。此外,机场项目中,钟点客人较多,使用时间在2—3小时的居多,但无论使用时间长短,对于客用品我们严格实行一客一换,一客一消毒。另外,布草的清洗、更换、消毒都是由机场的专业公司来完成。相关卫生部门和机场有关部门会对我们进行不定期的抽查。再则,关于酒店生活用水的排放我们也会跟机场的物业公司提前做好沟通,按照规定,与机场进行并管,实现统一排放。”

不过,崔洪波所介绍的是否是国内太空舱酒店的普遍经验仍待考证。此外,诸如,在太空舱这样较为公共空间的环境里休息,常常会被周围嘈杂的环境以及其他客人打扰睡眠等问题也仍在解决中。

需要提出的是,记者在走访北京宋家庄附近那家独立品牌的太空舱酒店时发现,该酒店已将门脸的招牌换成了“经济型酒店”,楼梯过道的“太空舱”三个字也被涂抹掉了,只留下了“酒店”。而进入大堂的玻璃门上赫然贴着手写的字条“本店改造中”。但事实上这家“如假包换”的太空舱酒店依然正常营业。当记者问其原因时,酒店工作人员的答复是,最近“共享床铺”让太空舱备受关注,老有非住店客人来打扰,所以他们干脆把“太空舱”三个字隐身了。先不去深究这其中是否另有隐情,就酒店更名一事来说,真的可以这样随性吗?记者咨询了相关律师,酒店作为一家企业,更名是需要向其登记主管机关提出企业名称变更申请,填写《企业申请变更登记注册书》,并提交一系列文件的。由此可见,这家太空舱酒店是多么“任性”。

市场:尚有机遇

近几年,随着住宿业市场的不断细分,加盟太空舱酒店的商家也多了起来。这个市场是否存在着发展机遇?以尚俭品牌为例,通常是20个睡眠舱起就能加盟,加盟后可以使用该品牌,并可以将加盟的店面信息放在尚俭官网以及OTA网站上。一般太空舱酒店的加盟年限是5年,特许加盟费为2.4万元。此外,也可以只采购舱位不加盟,价格从2000—5000元不等。

崔洪波介绍,城市内的太空舱酒店的筹建期平均为3个月,平均规模80—100个睡眠舱,门店客单价按40—80元/间夜计算,投资回收期2—3年;而机场太空舱酒店的筹建期平均为2个月,一线城市机场的平均规模为70—100个睡眠舱、二线城市机场为40—60个睡眠舱,门店过夜房客单价按89—260元/间夜计算,钟点房单价39—59元/小时计算,投资回收期1—2年。这比动辄就要几十万元加盟费的经济型酒店来讲,回报率高出了许多。

当问及尚俭对加盟商的经营建议时,崔洪波表示,除了必须要合法经营外,首先是位置,酒店应设置在该城市的一二线商圈交通便利的地方。其次是睡眠舱的体量,总体来说体量越大获利越高,但也要根据所处的城市来确定。再次是定价,要根据定位的受众来进行定价,适时可以使用PMS系统和收益管理软件来进行协助。

但在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宏浩看来,太空舱酒店属于一种非标准的住宿产品,与一些民宿一样,目前阻碍其发展的最大障碍仍是消防安全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无法持证经营,随时可能被关停。“在解决该问题的基础上,在一、二线城市太空舱酒店是有一定市场的,但再往下延伸就比较困难了。因为国内并不缺住宿空间,只是怎么利用的问题。目前就住宿行业的状况来说,如何利用好存量要比新造这样一个空间重要。”

北京都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祖长生同样认为,作为为客人提供住宿的人员密集型场所,太空舱酒店最首要考虑的是安全问题,所有的发展都要基于该酒店已符合了各地旅馆业治安管理规定等各项条例、法规,办理了相应的证照之后。在祖长生看来,作为住宿业态中的一种太空舱酒店是会有所发展的,因为如今的住宿业是需求决定市场。

艺龙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太空舱酒店建造成本低、运营收益快、住宿性价比高是未来“新概念酒店”的发展趋势之一,随着用户住宿的需求日益个性化、多元化,太空舱酒店数量和种类会越来越多。“现在出现的‘共享床铺’借鉴了太空舱酒店的建造形式和钟点房的收费模式,但存在无照经营、安全无保障、卫生环境差等问题,如何解决这些直接触达用户痛点的问题,可能是想做共享睡眠项目的人应该首要考虑的问题。”

祖长生表示,如今酒店硬要套用互联网思路,实行共享模式,建造无人管理的酒店,可能还是会因无法达到相关的住宿标准而存在诸多现实问题,难以满足客人的住宿需求。

“太空舱酒店在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作为新的市场,需要我们慢慢摸索。”崔洪波说。

 

 

 



(责任编辑:迟紫境)


相关文章

国家旅游局 官方微博
国家旅游局 官方微信
搜 索